员工在岗不足8时被辞反诉加班费 为什么引争议什么原因?

因不满被腾讯解雇后,严先生向深圳仲裁委员会提出申请,要求腾讯支付自2012年工作以来的年终奖金与加班费之差共计500多万元。

& ldquo从我加入公司开始,腾讯一直弹性工作,从不上班。腾讯员工在工作日18点以后继续工作是正常的,腾讯只在10点到18点之间监控是没有说服力的。& rdquo严先生说。

《红星报》记者了解到,闫对腾讯的现状不满意;每天在职时间少于8小时。为解除劳动合同,他向深圳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向深圳市南山区法院和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并要求腾讯继续履行劳动合同,但均告失败。

腾讯表示,解雇的原因是该员工不符合相应的工作要求。视频证据只是用来证明相关纠纷的一部分,并不是针对员工个人的。

目前,闫先生正准备向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

被指控在值班时被解雇不到8小时:不能令人信服

闫先生于2012年7月加入腾讯,担任游戏平台部高级工程师。严先生称,双方最后一次签订劳动合同的期限为2015年10月1日至2021年9月30日。

2019年3月28日,腾讯公司以严先生不服从工作安排、经常迟到早退、长期旷工、严重违反劳动纪律为由,终止了与严先生的劳动合同。严先生说,在被解雇的当天,腾讯单方面暴力解雇员工,迫使很多保安打包走人,并当场查封了腾讯所有内部权限和工作卡、内网账户、公司邮箱等信息。

2019年12月,严先生开始在微博上讲述他的故事。严先生在文章中说他在大学主修计算机科学。他在腾讯之前已经工作了很多年,自从加入腾讯之后,他就是T3的高级工程师。2012年,他加入腾讯互动娱乐集团。在他工作的前六个月,他加班到深夜,基本上一直到晚上11点,有时是下午2点或3点,周末不休息,有时通宵加班。由于长期加班,我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和健康透支。

2019年6月,严先生向深圳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提出仲裁请求,要求腾讯继续履行与他的劳动合同,被仲裁委员会驳回。随后,闫先生向深圳市南山区法院提起诉讼。

根据广东省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民事判决,被告腾讯公司于2019年3月28日以严先生不服从工作安排、经常迟到早退、长期旷工、严重违反劳动纪律为由,与原告终止劳动合同。被告称,根据《员工休假管理制度》的相关规定,虽然各部门可以根据岗位情况灵活安排工作时间,但原告的员工应值班8小时,原告的部门要求原告上午9: 30到岗,10: 00参加早会,但原告经常10: 00不参加早会,值班时间往往不到8小时。

对此,原告否认上述违反劳动纪律的事实行为,辩称加班事实长期存在,每天工作时间远远超过8小时,且工作场所不固定,经常到被告的其他工作场所进行培训、会议和跨部门合作,主张被告非法解除劳动合同,要求继续履行劳动合同。

原告声称,被告的监视和射击只是原告在展位的时间,这不能完全反映原告的办公室情况。原告称其工作地点不固定,被告没有进行严格的考勤管理,原告有时晚上加班。

深圳市南山区法院认为,被告于2019年2月提供了多份公证书,证明原告经常迟到、早退、长时间不值班。3月份的监控录像截图和光盘、通讯音频光盘和音频抄本证据证明上述证据能够形成支持被告主张的基本证据链。

法院认为,原告声称他的工作地点不固定,但他的职位是游戏平台部的高级工程师,所以不应该有实地考察,原告未能证明他的主张。原告称,由于被告没有进行严格的考勤管理,他有时会在晚上加班,但原告也未能证明其主张。

法院综合考虑了双方证据的存在和大小后,接受了被告的主张,即原告继续履行劳动合同的请求缺乏事实依据,不予支持。

严先生说他不能接受一审法院的判决。在他看来,一审法院认定他是一名高级工程师,因此主观地认为高级工程师不必离职是违反基本常识的。在日常工作中,经常有任务需要在工作岗位之外完成,如向领导汇报、参加培训、参加会议、讨论和交流等。

严还指出,腾讯提供的监控视频光盘每个工作日有两个文件,一个是10: 00到14: 00,一个是14: 00到18: 00。监控录像不连续,截取和撕扯痕迹明显,不能作为证据。

& ldquo从我加入公司开始,腾讯一直弹性工作,从不上班。腾讯员工在工作日18点以后继续工作是正常的,腾讯只在10点到18点之间监控是没有说服力的。如果要用监控作为我出勤的证据,腾讯应该在各种工作场所制作全职监控视频,让我看起来有说服力。& rdquo严先生说。

2020年2月,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了此案。二审法院认为,根据劳动合同和公司管理制度,上诉人严先生应当每天工作八小时。根据被上诉人提交的上诉人在岗时间统计表,上诉人在2019年2月和3月的在岗时间为每天3-6小时,均不到8小时。

同时,根据项目组的微信聊天记录和上诉人提交的反映其他员工晚上工作状态和赶公交车的视频,声称有加班,但法院拒绝受理。

最终,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为报道复仇?腾讯:该员工不符合工作要求

闫告诉《红星新闻》,作为一名在腾讯工作了7年的老员工,他的评价一直是A和三星,而三星是在2018年上半年。该评估在普通员工中是一个很好的评价,其结果得到了公司的认可。

自2018年12月以来,闫先生多次匿名向腾讯反欺诈部举报,称原反欺诈部人员在境外开办公司,违反了公司规定。他怀疑自己因此受到了报复。

但对于严先生的声明,红星新闻暂时无法独立证实。

严先生告诉红星新闻,2019年3月28日,腾讯突然让他取消合同,保安强行扣留了他的个人办公电脑和物品,并取消了他所有的内部账户、公司微信、电子邮件和工作证,使他无法证明自己的工作成绩。

根据腾讯公司颜先生2019年2月12日至2019年3月27日的在岗时间表,他每天的在岗时间不到8小时。对此,闫先生表示,在岗时间统计表是基于监控录像统计的。只要你离开座位,你就会失业。腾讯将把这种情况归咎于因会议、训练、休假和正常上班步行而导致的旷工。原因不令人信服。

严先生在2019年2月27日向红星新闻随机播放了一段监控视频。视频于当日上午10: 00开始,图中可以看到办公室的工作场景,其中只有3名工作人员在颜先生所在的8个卡位。在视频显示的上午10: 00到下午6: 00这段时间里,所有的工作人员都正常移动,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人在很多卡的位置上。

2020年3月,闫先生向深圳仲裁委员会提出申请,要求腾讯支付自2012年开始工作以来的年终奖金和加班费共计500多万元。7月9日,此案因某种原因被推迟。

目前,严先生还准备向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在再审申请中,严先生提到,在劳动仲裁阶段、一审阶段和二审阶段,腾讯每天10: 00至18: 00只提供两个监控视频站。这段时间总共是8小时,包括每天2小时的午休时间。& ldquo根据通常的逻辑,可以知道,在这个监控视频期间,任何人都不可能满足在站8小时的要求。& rdquo

同时,严先生在再审申请中提到,腾讯提供的监控视频只是针对申请人的工作站。根据日常生活经验、视频中反映的工作场所区域以及其他人员在工作站的时间表现,不难看出工作站不是申请人唯一的工作场所。然而,一审和二审法院认定申请人违反了劳动纪律,并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驳回了申请人的申诉。

据《深圳商报》报道,腾讯回应称,这位自称是腾讯7岁员工的前员工遭到了暴力解雇,在离职前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他在工作时间、实际工作成绩等相关行为方面都没有达到相应的工作要求。

腾讯还表示,在劳动仲裁机构和法院受理过程中,公司提供了劳动合同、员工休假管理系统、工作安排邮件、工作沟通记录、休假记录、日常管理记录、办公楼视频等证据材料。视频证据只是用来证明相关争议的一部分。其内容取自日常建筑的安全监控,而不是为员工个人设置的。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