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被羁押8年无罪 抚慰金5000元究竟是怎么回事?

江西省福州市男子黄志坚因涉嫌贩毒被判处死刑缓期执行,最终被宣告无罪。他总共被拘留了3,076天。

根据黄志坚的无罪判决,江西省高级法院认为,黄志坚在被送往看守所之前受了伤,记录的证据不能排除公安机关刑讯逼供的可能性,依法排除了其有罪供述,其他证据之间无法形成完整的证据链。2019年12月31日,江西省高级法院最终裁定黄志坚无罪。

此后,黄志坚提出了国家赔偿申请。2020年6月22日,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国家赔偿决定,决定赔偿黄志坚侵犯人身自由权106.66万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元,驳回黄志坚对涉案车辆的国家赔偿申请。

侵犯人身自由的赔偿标准按上一年度城镇职工平均日工资计算,黄志坚对此无异议。但他提出的精神损害赔偿金额为100万元,与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的赔偿决定相差甚远。此外,他对所涉车辆的赔偿要求没有得到支持,他拒绝接受。7月16日,黄志坚委托其律师方朝波继续向江西省高级法院申请国家赔偿。

黄志坚声称,在一审被判处死刑后,他作为死囚长期处于关键监管之下,遭受了严重的精神伤害。提议100万元精神慰问金是合理的。此外,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拒绝赔偿车辆损失,理由是公安机关扣押了车辆,没有随案移送法院,这是办案部门内部协调的问题,拒绝赔偿是没有根据的。

从死刑到无罪

2011年8月19日,江西省福州市人黄志坚被南昌警方逮捕,第二天被拘留。

2013年1月25日,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黄志坚犯有贩卖、运输毒品罪,判处死刑。黄志坚对判决提出上诉。2014年3月25日,江西省高级法院采纳& ldquo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以此为由,裁定该案发回重审。

2017年12月14日,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再审判决,判处黄志坚贩卖、运输毒品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没收其全部个人财产。

根据上述再审判决,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黄志坚单独或者合伙销售运输甲基苯丙胺3029.5973克、甲基苯丙胺片6658.6127克、甲基苯丙胺片100片,从重处罚。

但是,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 ldquo根据整个案件,黄志坚的死刑不能立即执行。& rdquo

重审后,黄志坚再次向江西省高级法院提起上诉。他上诉的理由包括:他被刑讯逼供,认罪是非法证据,应当排除在外;本案证据不准确、不充分等。

江西省检察院检察员认为,虽然本案证据证明黄志坚等三人涉嫌贩毒,但破案线索来源不明,锁定犯罪嫌疑人的依据不明;证明现场搜查和逮捕过程与上诉人被绳之以法的时间相矛盾的证据;相关银行交易记录、手机通话记录、车辆通行记录等。都不足以证实资本交易、家庭与家庭的交流以及联合贩毒的毒品交易。

法庭检察官认为。综上所述,就本案共同销售药品的数量、种类、交易及联系方式等具体情况而言,证据不能相互印证,原审储存室查获的药品在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上均有错误。建议二审查明事实,依法判决。& rdquo

关于刑讯逼供的情况,法院检察官认为,现有的证明黄志坚人身伤害原因的证据是公安机关的自查自证,没有反映现场逮捕过程和黄志坚在审讯室逃跑的客观证据;本案的办案人王、李在司法鉴定中反映追的时间与许多情况陈述不一致,只有一名鉴定人签署了鉴定意见;事后补充讯问录音录像,公安机关对录音过程作不真实的解释。因此,根据法律,黄志坚的认罪不能作为判决案件的依据。

江西省高级法院认为,黄志坚的辩护人提供的证据可以证明黄志坚在被送往看守所之前受到了伤害,而公安机关提供的证据不能证明他对黄志坚身体伤害的原因和过程的解释,也不能证明黄志坚认罪的合法性。档案证据不能排除公安机关对黄志坚刑讯逼供的可能性,也不能排除黄志坚有罪供述的可能性。

最后,江西省高级法院认为,公安机关获得的黄志坚有罪供述不合法,不能作为定案的依据,其他证据不能形成完整的证据链。因此,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黄志坚运输毒品并与他人一起出售毒品,因此他不能被定罪。

2019年12月31日,江西省高级法院做出终审判决,认定黄志坚无罪。2020年1月20日,南昌第一看守所释放了黄志坚。

对赔偿5000元不满

被判无罪后,黄志坚申请国家赔偿。

黄志坚于2011年8月19日被捕,并于2020年1月20日获释,此后他总共被拘留了3076天。目前适用的赔偿标准是每天346.75元,所以黄志坚申请的侵犯人身自由赔偿额为1066603元。

在他被拘留的两个月前,黄志坚购买的奥迪Q5越野车因该案被全部没收,无法恢复正常使用。他要求赔偿义务机关赔偿573,888元。

此外,黄志坚还指出,人的自由是最宝贵的,生命是有限的,自由是无价的。在一审被判死刑后,他作为死囚长期处于重点监管之下,饱受折磨和折磨,精神受到严重打击。因此,他提议赔偿100万元精神安慰费。

6月22日,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就黄志坚的请求作出了国家赔偿决定。

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在本案中,原告黄志坚被宣告无罪,应当根据《国家赔偿法》予以赔偿。赔偿时间从2011年8月19日至2020年1月20日,共计3076天,赔偿金额为106603元(3076天&次;346.75元/天)。

关于涉案车辆是否需要赔偿,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本案涉案车辆被公安机关扣押后未移交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决定不另行处理车辆,不存在侵犯黄志坚合法财产权的问题,请求不予支持。

关于黄志坚提出的100万元精神损害赔偿,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从《国家赔偿法》的有关规定来看,支付精神损害赔偿的基本要求是造成严重后果。& ldquo然而,从现有证据来看,黄志坚没有提供证据证明它有证据。严重后果。但是,考虑到黄志坚被拘留了3076天,我院决定赔偿精神损失费5000元。& rdquo

侵犯人身自由的赔偿标准是根据上一年度城镇职工的平均日工资计算的,因此没有争议。但是,黄志坚精神损害赔偿100万元,与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5000元的赔偿决定相差甚远。此外,他对所涉车辆的赔偿要求没有得到支持,他拒绝接受。7月16日,黄志坚委托其律师方朝波向江西省高级法院提起上诉。

黄志坚上诉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仅判给精神损害赔偿5000元,显然没有认识到精神损害赔偿制度在国家赔偿中的重要意义,也忽视了原告遭受的巨大精神创伤。请上级法院赔偿委员会予以纠正,并根据最高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关于审理国家赔偿案件适用精神损害赔偿若干问题的意见》的有关规定,支持黄志坚的要求。

关于被扣押的车辆,黄志坚提出上诉,称公安机关扣押涉及黄志坚的车辆的事实已由黄志坚有罪判决的质证所证实,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没收黄志坚的个人财产,包括涉案车辆。涉案车辆是否随案转移是办案部门内部的协调问题,被拘留的公安机关和判决没收全部个人财产的人民法院应共同承担赔偿责任。

& ldquo根据《国家赔偿法》第十条,赔偿请求人可以向赔偿义务机关要求赔偿,赔偿义务机关应当先行赔偿。因此,黄志坚可以对被拘留的公安机关或依法作出没收全部个人财产判决的被告行使赔偿权。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拒绝赔偿,理由是公安机关扣押了车辆,没有随案移送法院,法院裁定车辆没有单独处理,这在法律上是没有根据的。& rdquo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