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贷款被银行延迟150万年后,结局出人意料的逆转

近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发布了一则带有部分& ldquo奇怪& rdquo贷款纠纷案。

在这起案件中,一名69岁的男子李某文被交通银行起诉,要求偿还150万元的贷款。证据显示,双方确实签订了贷款合同和抵押合同,银行确实贷款了。但最终,法院裁定银行& ldquo全部责任& rdquo老人不用还一分钱。

怎么回事?

老人:我从来没有用过贷款

早在2012年8月30日,交通银行与李某某签订了《个人循环贷款合同》,约定由银行向李某某提供150万元的个人循环贷款。贷款期限为2012年9月4日至2013年9月4日,贷款利率比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基准利率高5%。同时,双方签订了《最高额抵押合同》。李某某以位于北京市海淀区的一套房屋为贷款提供最高额抵押担保,交通银行取得房屋他项权利证书。

2012年9月4日,交通银行向李某某的银行账户发放贷款150万元。

但是,在合同履行过程中,李某某未按合同约定按期还款。为此,该行向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举报李。

庭审中,交通银行要求李某某偿还贷款本金150万元;李某某根据《个人循环贷款合同》自2013年4月4日起至欠款实际还款日止偿还利息、罚息及复利,暂按746,753.83元计算,至2018年6月6日止。

但李某某不同意交通银行的还款请求。

李某某称,在贷款办理过程中,只有房产证是真实的,其他所有贷款材料均为交通银行客户经理俞伪造。其中,于伪造老人签名6人、伪造丈夫曾默明签名、伪造工作证件等。

此外,于故意违反银监会关于申请个人贷款必须在银行专用房间内由夫妻双方签字,并保留监控录像和录音的规定。他在假装向交通银行申请贷款的同时,直接与诈骗犯王联系贷款还款事宜,将贷款存入其父刘某某的账户,此人是李某某不知情的虚假供应商。

李某某说,他没有用贷款,也没有还贷。交通银行向刘某某的银行账户发放贷款,违反了《个人贷款管理办法》等规定。

多个文件的签名是伪造的

法院认为,在个人循环贷款合同中;适用于借款人的配偶& rdquo部门,最大抵押合同& ldquo共有人声明条款& rdquo有& ldquo& ldquo& ldquo& ldquo& ldquo& ldquo& ldquo& ldquo& ldquo& ldquo曾谋明& rdquo签名笔迹。根据北京法源司法科学证据鉴定中心出具的司法鉴定意见,鉴定结论为:上述中间& ldquo曾谋明& rdquo笔迹与曾谋明提供的样本笔迹不是同一个人写的。

同时,经法院审查,《个人综合授信业务取款申请及委托转账确认书》载明的收款人是刘某某。同时发现,2012年9月4日,交通银行向李某某的银行账户发放贷款150万元,并立即将150万元划入刘某某的账户。

根据判决,根据交通银行提交的《北京市家具销售合同及补充协议》,北京市谢毅/【/k0/】家具管理中心负责人刘某某委托李某某代为收取家具货款余额150万元,并声明刘某某的银行账户与提款申请一致。交通银行在此证明李某某同意交通银行将贷款划入刘某某账户。

但补充协议中李某某的签名经司法鉴定认定为伪造。根据北京法源司法科学证据鉴定中心出具的司法鉴定意见,鉴定结论为& ldquo李某某& rdquo笔迹与李谋文提供的样本笔迹不是同一个人写的。

警方提供的证据也证实了这一点。

2014年10月23日,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预审大队民警与余进行了谈话,并制作了询问/讯问笔录。

根据笔录,余陈某说他只见过李某某一次,他的目的是亲自签字。& ldquo有些文件必须由借款人本人签字。我必须见借款人,并签署必须由她签署的文件。& rdquo同时,他承认,& ldquo除李某某签字外,《提款申请书》、《借款合同》、《抵押合同》均由我行人员填写。& rdquo

他承认这一点。工作证明的公章及其他材料由贷款代理人刘某某交给我,包括李某某的身份证、户口本、房产证、结婚证原件及复印件。& rdquo余陈某透露说:刘告诉我,所有的证明都是真实有效的,这是我以前工作时遇到的情况。客户拿了空白盖的收入证明,他们承诺是真的,我帮他们填。& rdquo至于上述文件是如何获得的,他说& ldquo不清楚& rdquo。

此外,在批准贷款时,于根据刘某某填写了王某某的电话,而不是李某某的电话。

为此,2017年9月30日,银监会北京监管局发布《信访答复意见》,称:针对某分行及其分支机构存在的不严格执行面对面制度、不严格履行尽职调查职责等问题,我局已暂停该分行个人消费贷款业务6个月,并责令交通银行北京分行对李某某循环贷款中发现的违规行为追究相关责任人的责任。

2015年2月,交通银行北京分行给予俞撤职、通报批评、记过处分。

于2015年从交通银行辞职。

银行请求被拒绝

由于伪造了多份贷款文件,一审法院认为,根据交通银行提交的现有证据,难以确定李某某曾有意授权交通银行将150万元贷款汇入刘某某的账户,即交通银行未能证明其与李某某就150万元贷款的分配路线达成协议。

因此,交通银行向李某某发放贷款的合同义务尚未履行完毕,李某某无需向交通银行偿还贷款本息。

同时,一审法院认为,于在办理本案贷款业务时存在重大失误,交通银行存在自身员工管理不善、教育不足、贷款审批和风险验证部门工作不力等问题。交通银行内控机制失效的,应当承担相应的不良后果。

法院裁定交通银行的所有主张均被驳回。

但交通银行对此不服,向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二审法院认为交通银行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以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