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因指甲剪争执江西女子遭丈夫杀害抛尸:嫌犯作案后和女网友逛街

2020年10月16日,一个平常的下午,江西省南昌市赣江大桥扬子洲水域附近的养鸭人陶某,发现一具装有女尸的行李箱漂浮在江面上。箱里是28岁的小雅。杀害她的,是小她三岁的丈夫王某龙。

半年过去了,小雅的母亲,51岁的张兰,至今不敢去这个地方。失眠、服药、反复查看女儿的遗物是这位失独母亲的日常。

悲剧缘何发生?当事女方已去世,仅嫌疑人单方供述勾勒出概貌——案发当晚疑因指甲剪引发争吵。令张兰愤怒的是,嫌疑人警校毕业,案发后编造筹办婚宴(领证未办婚礼)的假象欺骗自己和亲友,暗地实施抛尸。

2021年4月16日,张兰透露案件已移交至法院。“期待早日开庭。”

成为失独母亲这半年

南昌市青山湖区一处不起眼的住宅楼,51岁的张兰就住在这里。

成为失独母亲这半年以来,不能入睡是她无法克服的困难。再加上咽炎,免疫力也差,她起先熬中药吃,不顶用,又换成西药。

4月14日夜晚,张兰照旧是几乎一夜未眠,15日早上7点多却又醒了。上午9点多,她下楼去买药,回来吃下。离异后重组家庭的老伴出去办事了,她没让亲友过来,一个人的屋子安静、空荡。

张兰又去女儿小雅生前居住的屋子待着。床铺干干净净,放着粉色的被子,女儿用过的粉色水杯、饭盒都在,但是人永远不在了。“女儿遇害很突然,没有留下任何遗言,手机也被王某龙扔到赣江里了。”

这半年多以来,亲友怕张兰出事,轮流照顾、陪伴。她总觉得给亲友添了不少麻烦,最近一段时间,不让亲友来得太勤。

很多时候,张兰就是这样一个人待着,陷入悲痛和思念。“我想跪到地上,求女儿能回来看看我。不相信她就这样丢下我走了……”

从电力系统退休后,张兰给自己设想的退休生活很美好——等女儿结婚生子,她帮女儿带孩子,然后偶尔出去旅游,和自己的同龄人玩一玩。不曾想,在步入知天命的年龄,面临失独的巨大悲痛。

“我这年龄本应该是享福的时候了,谁知道出了这么大的事。孩子没有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每天痛不欲生,感觉生不生死不死的。”张兰哭着诉说内心的煎熬,“觉得自己无依无靠,也不知道以后怎么办。”

但是,她不甘心,誓要为女儿讨说法。

进入4月,小雅的案子一点点在推进,张兰透露目前已移交给法院。“我想看到凶手得到严惩。我要给女儿一个交代,不然这辈子我过不了,活不下去。我好好的女儿就这样被他(王某龙)剥夺了生命。”张兰说出心中诉求。

不太顺畅的婚恋

女儿小雅11岁那年,张兰离异,之后独自抚养女儿长大。小雅人长得漂亮,性格活泼,毕业后拥有了一份挺不错的工作。这些都让张兰无比欣慰。她把所有的爱都倾注到女儿身上,先后给女儿买了房,本来准备再给女儿买辆车,如今成了未了的心愿。

张兰对女儿什么都满意,就是一开始不太喜欢女儿找的对象。

大约2017年,小雅偶然机会认识了王某龙,两人慢慢发展成为恋人。张兰了解到,王某龙家庭很复杂。“他母亲离异三次,他从小跟着外婆长大,外婆不在了,才回到母亲身边。”尤其让张兰担忧的是,王某龙性格比较怪,工作也不稳定。身为母亲,她当然想女儿能有个好归宿,男方人品要好,至少有个稳定的工作。

其实,王某龙的家属一开始也不满意小雅。“嫌她大对方三岁。”张兰还透露,女儿一开始和王某龙感情比较好,后来因为王某龙母亲的反对,两人曾发生过争执。

但是,小雅坚持要跟王某龙在一起,两人还背着张兰偷偷领了结婚证。

虽然自己不喜欢王某龙,对方家属一开始也不满意,但是女儿坚持,且悄悄领了证,张兰从反对变成了深深的祝福。“两家大人也曾坐在一起吃饭”,算是认可了。

2020年8月,王某龙和小雅搬进位于红谷滩的新房。“房子是他那边准备的。”这在张兰看来,是两个孩子即将组成小家庭的序幕。“我给王某龙发了6800元的红包以示祝贺,对他们说,以后要好好过日子。王某龙没作声。”

女儿小雅和王某龙搬进新房以后,张兰偶尔去帮忙做饭,收拾屋子,也没有察觉什么异样。小雅还告诉母亲,她准备备孕,要在2021年生宝宝。

2020年10月,国庆节假期,小雅回来了,张兰发现女儿很不高兴。

“我问她才说,称王某龙近段时间对她非常冷淡,很不好。每天很早出去,很晚回家,到家就玩手机打游戏,和女网友聊天聊到很晚。”张兰回忆,后来她才得知,那段时间王某龙已经失业了。

当时,张兰听了心里咯噔一下,但是又想到,谁家过日子都不是一帆风顺。于是,她安慰女儿,自己会找机会和王某龙谈谈。

案发

2020年10月12日晚上,张兰去女儿的新房探望。

当时,王某龙和小雅都在家,已经吃过饭。张兰进到厨房,准备再给他们做点好吃的。小雅抱着一只猫进来,招呼妈妈,冰箱里还有炒土豆丝和排骨。于是,张兰就新做了一个汤。

当晚,张兰留宿在女儿家。13日早上,她醒来发现,小雅和王某龙都出去了。她帮忙把俩人的衣服洗了洗,又新做了一个汤,告诉正在上班的女儿,晚上回来喝。小雅回复微信称,冰箱里有剥好的柚子,让她多吃一点。“我给女儿发了100元的红包,让她回来买点自己喜欢吃的蛋糕。”

当天中午,张兰离开女儿家。一切看上去都很正常。

14日白天,张兰给女儿打电话,没人接。打给王某龙,他称小雅在朋友那里玩。随后,张兰收到女儿微信发来的文字信息,说在闺蜜那里。

之后几天,女儿以工作忙、和王某龙母亲和姐姐在一起不方便等理由,拒接电话,但是都会通过微信回复文字。王某龙则会接电话。

王某龙还告诉张兰,他和小雅在忙着筹办婚宴的事情,已经选好了酒店和日期,时间就定在10月18日。

“我当时觉得有些惊讶又高兴,这次王某龙怎么主动提起办婚宴的事了?”张兰回忆。

10月16日,张兰为王某龙买了一条金项链,想在宴席上送给二人当做礼物。女儿小雅没有接听微信电话,随后回复文字信息,称正和王某龙的母亲在一起。张兰将项链图片发给女儿,问好看不,得到回复:“好看。”

10月17日,想着婚宴马上到了,张兰再次联系女儿未果,又打给了王某龙,被告知酒店地址。信以为真的张兰通知了亲朋好友。

当天下午17时左右,心里不安的张兰到女儿新房,却看到了警察,被告知女儿于10月13日夜晚被王某龙杀害了,立即瘫倒在地。“我这一辈子都忘不了当时的感受,本来抱有一丝希望,想着小两口吵架而已。没想到女儿遇害了。”

案发当晚疑因指甲剪引发争吵

当地警方的公开通报,以及张兰后来查阅刑事案卷了解到的信息,披露了该案很多不为人知的细节:

2020年10月13日夜晚,王某龙在家中杀害了小雅。之后,他将家里的空调调至18度。随后直至案发的几天内,他一直用小雅的微信,和其同事及母亲聊天。

“他为了稳住我不起疑心,制造跟我们家聊婚宴的假象,主动说在筹办婚宴。当时我也不知道女儿已经不在了,还以为是真的。”张兰后来回忆。

而小雅的一位闺蜜也曾向媒体表示,10月13日傍晚6点,14日、15日,她曾多次和小雅用微信文字交流。后来才知道是王某龙冒充的小雅。

在此期间,王某龙还和朋友吃饭,并和女网友见面,逛街买衣服,并购买了行李箱,于10月16日凌晨将小雅抛尸赣江大桥周边水域,并于17日将小雅的手机抛到同一地点。

16日下午13时许,当地养鸭人陶某发现一具装有尸体的行李箱漂浮在赣江上,于是报警。10月17日下午,警方迅速抓获犯罪嫌疑人王某龙。

张兰透露,王某龙毕业于某警校,外表看起来很老实,工作一直不稳定,先后换过多份工作。当地警方查明,王某龙于2020年8月自南昌某教育机构离职后至案发一直无业。

王某龙曾在张兰家里居住过不短的时间。

“我感觉他性格非常内向,平时不跟他主动说话,他也不主动说话。一回来喊我声阿姨,就躲到房间里睡觉,也不见他看看书什么的。”张兰回忆。

王某龙为何残忍杀害小雅并抛尸赣江?当晚究竟发生了什么?这让身为母亲的张兰无法接受,也想不明白。

根据警方通报,王某龙和小雅因琐事发生口角,在家中杀害了小雅。究竟是何琐事引发争吵?争吵的过程是怎样的?如今,小雅已去世,目前只有王某龙一方的供述,没有其他证据证明。

张兰转述她了解到的王某龙的证词:

案发当晚,小雅洗澡过后,问王某龙指甲剪在哪里,王某龙称指甲剪断掉了。两人因此争执了几句。之后,小雅想走出主卧卫生间,王某龙不让其离开,并用左手掐住小雅的脖子,不断迫使其往卫生间干湿分离隔断玻璃门倒退,没有退路。小雅喘不过气不断咳嗽,用眼神求助、制止,并用双手击打王某龙的腹部反抗,王某龙没有停止,又用右手掐住小雅脖颈后部,双手呈环绕式扼住小雅脖子。几分钟后,小雅瘫软在地。

每每提及自己阅卷看到女儿遇害的细节时,张兰都止不住颤抖,“女儿当时该多痛苦无助,我却救不了她。”

等待案件推进

悲剧已经发生半年了。直到今天,张兰依然后悔并自责——案发当天中午自己才离开女儿家,假如不走,或者当晚又拐回去女儿那里,绝对不会允许惨剧发生。

(张兰接受媒体采访资料图)

“我真的很痛心,实在想不明白男方为何这么残忍,在我家住的那段时间,我们待他像亲生儿子一样,结果他不但不照顾好我女儿,还痛下杀手。”张兰称,她也很想知道王某龙杀害女儿小雅直接原因,同时否认外界揣测的男方因彩礼杀人的说法。

“事实上,我们家从未与男方家因彩礼起过争执,考虑他没有稳定工作,我们都表示过随意,他们小两口幸福就好。”张兰称自己已痛失爱女,也请大家能多保留一丝善意。

张兰还透露,案发以后,她曾接到王某龙母亲发来的信息。对方向她表达了歉意。悲伤之中的她没有理会,之后再也没有了来往。

“好多记者跟王某龙的母亲联系采访,她都不接电话。”张兰称自己也仅仅去过对方家里一次,已记不清其住在哪里。

猛犸新闻·东方今报记者未能采访到王某龙的母亲。2020年10月刚案发时,有媒体曾联系到王某龙的母亲,公开报道显示,对方表示身为母亲,她能体会张兰的感受,对此事感到非常抱歉。

张兰的代理律师则表示,目前不方便发表观点,一切等审判结束。

“我这一生一心都在女儿身上,想让她开心快乐就好,却没能保护好她。”张兰现在最大的动力,就是等待案子尽快推进,严惩凶手,告慰女儿。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