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杀妻骗保案被告改判死刑 内幕曝光简直太可怕了

4月27日,封面新闻记者从泰国杀妻骗保案被害人代理律师章红媛处获悉,该案被告张某凡已被改判死刑。目前,被告张某凡正在向第八区中级法院申请,请求中级法院给他机会向最高法院继续上诉。

被告一审获减刑1/3刑期,死刑变无期

2018年10月,29岁的天津女子小洁(化名)在泰国普吉岛一酒店泳池里被发现死亡,与其同行的丈夫张某凡被泰国警方认定为嫌凶。

案发前数月,张某凡曾以自己和妻子小洁的名义,在11家不同的保险公司购买大额保单,被保人显示均为“小洁”,受益人均指向“张某凡”。

归案后,张某凡向代理律师承认,出事前伪造妻子签名,买下两份终身保险。但他表示,妻子对此事知情,并称买保险是为了孩子,并否认“杀妻为骗保”的指控。

2019年7月5日,普吉府法院第一次开庭,期间共历经3轮9次庭审。在9月3日的第9次庭审上,张某凡全盘否定了包括警方口供记录、保单等证据的真实性,张某凡称是因遇害者家属对自己怀恨在心伪造证据。

对于张某凡庭审期间态度的转变,原告律师方文川表示,其实张某凡一直以来都不是想认罪的态度,所以他在庭上翻供很正常。“但是无论他如何否认,证据都在那里。”

2019年12月24日上午11点,泰国普吉府大法院作出判决。主审法官宣读了对该案被告张某的判决,判决张某蓄意杀人死刑,但是张某因承认杀害受害人,获得减刑1/3刑期,最终的刑期为无期徒刑。

小洁家属对于一审判决结果并不满意,仍坚持张某凡应该死刑。2020年3月23日,泰国尼采国际律师事务所主任方文川律师作为普吉杀妻骗保案受害人家属代表向泰国第八区中级法院提起该案初审判决上诉。

32页判决书详解改判死刑依据

由于疫情原因,普吉法院于2021年3月2日采用视频方式,向被关押在监狱的被告张某宣读了中级法院的判决书。2021年4月26日,原告律师方文川收到判决书原件,判决书总共有32页。

法院改判死刑的依据主要基于四点:

首先,针对被告在初级法院辩护自己无意杀死受害人的观点,中级法院法官认为,根据被告的验伤报告,被告身上伤痕不多,酒店房间也只有翻找东西的痕迹,酒店工作人员出庭作证时,证明被告声称受害人死亡的泳池只有1.30-1.40米深,受害人完全可以在泳池中站立,而且受害人家属证明受害人从小就会游泳。基于泳池深度和受害人的游泳技能,中级法院法官判定,受害人很难死于泳池。

其次,针对被告在初级法院辩护自己为激情杀人的观点,中级法院法官认为,根据警方、检方和受害人代表律师提供的证据证明,事发后被告企图掩盖杀人事实,一直在说谎和隐瞒,等警方出示事实证据后,被告才不得不承认激情杀人。被告声称被告受不了受害人的不断抱怨,双方发生激烈争吵,被告才发怒失去理智动手在泳池卡伤受害人。

中级法院法官认为被告自己承认其从受害人背后卡住受害人脖子,多次把受害人的头按在水里,最后一次按在水里时间长达约3分钟,等受害人昏迷了,自己回到房间,任由受害人淹在泳池20多分钟后,被告才把受害人从泳池拖出来放在泳池边。被告的种种行为和迹象让法官更相信检方及受害人家属代表律师的控告理由,中级法院法官判定,被告与受害人之间没有发生激烈争吵,受害人是在毫无意识的情况下被害死的,不存在激情杀人的事实。

第三,针对被告在初级法院辩护没有想杀害妻子骗取保险的观点,法官认为,被告在出事前不久,在短时间内连续多次购买大金额人寿保险,总金额达人民币20,490,000元,受益人均为被告自己,而受害人是有父母的,但是受害人父母对此一无所知。每年保险费相当高,金额达人民币202,902元,远远超出被告和受害人的总收入,这是违背常理的,正常人没有必要购买如此大量大金额的人寿保险。尽管被告辩护自己年收入达20万人民币,但是没有出具相关证明。为了成功获得保险,被告还伪造收入证明,伪造受害人签名,受害人签名肉眼就能识破是伪签,故中级法院法官判定被告杀害妻子,目的是为了骗取巨额保险金。

第四,针对被告在初级法院否认汇款给网红30万的观点,中级法院法官认为,被告没有否认汇款事实,只是声称汇款30万元人民币是宣传自己的费用,法官认为这种解释没有事实依据,没有可信的理由。法官判定,被告对妻子不忠,开销远远超过其收入,故计划杀死妻子,图谋巨额保险金。

基于上述主要因素,第八区中级法院认同初级法院依据刑法289(4)有预谋有计划蓄意杀害他人这条判决被告死刑。

被告张某凡仍在申请继续上诉

对于此前初级法院给予被告张某凡减刑1/3,被告的刑期从死刑被减成无期徒刑的判决,中级法院并不认同。

原告代表律师上诉的理由也有四点。首先,为了谋取巨额保险金,被告有计划、有预谋地凶狠残忍地杀害了自己的妻子。其次,案发后,被告初始否认杀死妻子,直至警方审讯他到最后一分钟,在证据面前被告才承认杀害妻子。

第三,被告给警方的口供笔录和庭审证词对本案调查和审理均没有起到任何帮助,因此初级法院没有理由给予被告减刑,应该判决被告最重刑责。最后,律师认为只有死刑。

中级法院审理认为,被告为了谋取巨额保险金,有计划、有预谋地凶狠残忍地杀害死者,被告和死者是夫妻,而且二人已经育有1个孩子,被告的行为灭绝人性。

中级法院表示,案发后被告始终否认蓄意杀人事实,被告给警方的供词和庭审证词对本案调查和审理均没有起到任何帮助,所有案子事实依据均来自泰国和中国警方及受害人家属提供的证据材料和侦讯调查结果。被告没有认罪悔罪意识到自己犯下滔天大罪的态度,反而采取隐瞒事实、说谎作假的态度。

因此,中级法院不认同初级法院给予被告减刑的判决,同意受害人家属代表律师的上诉请求,不予以被告减刑,改判被告死刑。

目前,被告张某凡正在向第八区中级法院申请,请求中级法院给他机会向最高法院继续上诉。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