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党战犯名单(最后一批国民党战犯)

国民党战犯名单(最后一批国民党战犯)

1974 年12 月,毛泽东说“还有一批战犯,他们放下武器被关押二十多年了,还关着干什么?把他们释放了,可以来去自由。”  

1974年12月23日,中央公安部给病重的周恩来总理送来了一份文件,文件上就是毛泽东所说的那些战犯,文件上说:

“请谓公安部分类处理,进行准备,以便在人大会后送中央、主席审批。”

特赦完,还不算结束,当时毛主席还贴心地为他们安排好了合适的工作、还给他们定制服装、开欢送会、请吃大餐、衣食住行等等方方面面都思虑周到。 并且毛主席还给每人各发了100 元零用钱和100斤的粮票。这对当时的人们来说是很大一笔钱,换算一下,目前看来这100元能值两万了呢,相当于普通人现在几个月的工资了,而100斤也是一个普通三口之家两个月左右的粮食了。毛主席真的很大气,真的是真心为他人着想。

在这些几百位战犯之中,有十位引起当时国内外人们的广泛讨论,因为他们选择回台湾。他们分别是段克文、王云沛、 杨南邮、赵一雪、张铁石、张海商、王秉铖、陈士章、蔡省三、周养浩。那为什么会引这么热烈的讨论,打个比方就拿今天的国情来说,我们和台湾之间的关系还是很敏感有什么事件也会被放大去讨论,那对当时来说,战争之后台湾和大陆之间的关系那是非常非常的敏感了,更不用说这些被大陆放回去的台湾官员,他们在当时那可是社会舆论的重点,更是受到了全世界的关注。那么这十位回台湾特赦犯最后都有什么样的结果呢?

首先,这十位特赦犯申请前去台湾的过程是非常顺利的。

先是4月12日,中央在北京选了一家非常著名的烤鸭店,为这十位去台湾的特赦人员举办了一场离开北京的欢送会。并且中央为了不让这十位特设人员有过多的担忧和焦虑,中央就派人,派了统战部副部长童小鹏给他们反复做思想工作讲了有关中央的政策,并真真切切地对这十位承诺到:“政府对你们没有任何要求,也不交给你们任何任务,只希望你们能早日回到台湾,同自己的亲人会面团聚。”在场的十位申请去台湾的人员,先是得到了中央政府的各种优厚待遇,现在又听到如此真诚的承诺,无不感慨万分。很佩服毛主席,不记仇,只想着怎么样对人好就怎么做,简简单单又让人不得不发自内心的钦佩。

4月13日,张铁石等10人正式启程离京,当时中央继续让那几位官员到机场去给他们送行。有篇报道就描写到:“他们互相紧紧握住双手,互相依依惜别”,并且董小鹏等人还一再对返台的十位人员说道,向那些老战友们问好,最后在他们在登机之前,蔡省三还笑着问童小鹏:“副部长,我的好多家人都在大陆,我到台湾之后,要是想让我的家人们申请去台湾,是可以的吗?”对此童小鹏非常肯定地对他们说:“中国共产党的政策是尽可能照顾亲人团聚,在政策许可的范围内,能够做到的,当然是可以的!。”

4月14日上午,张铁石等10人由广州乘91次特快到达深圳,在这里每人都领到了路费港币2000元、还有一套新的制服,以及他们往返的通行证一人一张。那张通行证有效期期限是半年,他们半年内可以随时申请办理入境签证的手续,并且还照顾到了家人。因为陪同人员中的中央统战部一局局长焦琦他反复申明:各位先生到达香港后,中央已经委托由中国旅行社香港分社负责安排各位的日常起居,但是要办理回台湾的手续、打电话、发电报、寻找亲友、见记者等等,均由自己决定,要是发表谈话,对各方表态,也请各位自己定夺。共产党当时真的很大气,而且将思想自由,做到了最好。

中午12时30分,在有关方面负责人的热情陪伴及中国旅社香港分社前来迎接的工作人员的引导下,这十位返台的特赦人员来到了通往香港的路也就是罗湖桥边。那是是下午1时25分,他们在罗湖桥边做道别,马上要回到台湾的十位特赦人员两眼含泪朱,不停地在回头招手,一遍又一发自内心的真诚的喊道:“谢谢!谢谢……”

十位返台特赦人员跨过了罗湖桥进入了香港后,立刻就来了很多很多记者,把他们围在中间,争着采访他们。而且在他们乘上从罗湖开往九龙的列车时,记者们早就把车厢、过道挤得是水泄不通。在这段路程中,记者们又是站又是蹲着甚至又在地板上坐着,不停地对这十位返台人员进行采访,相机“咔擦,咔嚓”之声也没有停止过。根据香港报纸的报道队当日前来罗湖跟随采访,中英文报纸、广播、电视台还有外国报社派出的新闻记者超过了100多名。可谓是当时的焦点话题。

在第二天,全香港各种中英文报以及各种媒体,就出版了相应的新闻,那些新闻中没有一个不是大篇大篇的文章来报道有关返台的新闻,甚至部分报纸还发表自己的社论等等五花八门。而国外也有媒体发布报道,国外媒体报道中描述道:“这也许是一个预兆吧,大陆对台湾要展示出一个新的态度了。”而合众国际社高级编辑史密斯则一针见血地指出让大家真正决定不可思议的点,那就是:“中国方表示愿为那些希望去台湾的人提供路费,是这一举动中真正让人们感到惊叹的事情。”

本以为是顺风顺水的事情,他们也应该高高兴兴地回到家中,但真的如我们所期待的那样吗?现实生活没有童话,他们回台湾的时候却被拒绝了!而理由居然是:台湾官员怀疑,这十个人有阴谋!

真的很莫名其妙了,就算是有阴谋,这十位年过半百的中年人,还在牢狱中关了那么久,他们能做些什么事情呢?能掀起怎样的浪花呢?这条决定背后的原因真的只有这么简简单单吗?其实不然,对于这十位回台人员,台湾政府编造了一个只有台湾人民知道的谎言,在台湾他们已经被当成“烈士”来处理了,并且还设有专门的祠堂和碑位让人们去供奉。

如果他们回来就说明了台湾政府在撒谎,那些所谓的“烈士”明明是好好活着的,而共产党根本没有做那些台湾官员所说的坏事,这将会直接戳破国民党长期对中国共产党的污蔑言论。但同时,在台湾也有部分人认为这十位特赦官员应该回来,因为这十位人员回台湾于情于理都是合适的,如果拒绝这将在国际社会中产生很大的舆论,对台湾的影响是非常不好的。于是呢,当时的台湾就出现了两种意见:让回来和不让回来。所以这十位返台人员就先被拒绝了,而最终他们能回去吗?而最终的答案是:他们回不去了。

当时被拒绝后台湾和大陆开始了漫长的交涉,中央担心台湾会有过度的猜忌或者出现什么不理智的举动,中央决定成立了一个叫做“专责小组”来专门负责这十位返台人员的事物。在交涉长达半个多月的时间后,有一位受不了打击最终选择自缢(上吊)结束了自己的生命,紧接着一位又一位选择去到不同的地方,度过自己的后半生。

首先从这位自缢的先生说起吧,他是张铁石,是国民党第六十八军政工处上校处长,1949年为了掩护一些国民党撤离,在厦门战役中被抓因此进入监狱。他到底受到了怎样的打击呢?这份“打击”事实上是来自于他心心念念想回的那个家——台湾,当时张铁石几经辗转到酒店,随即张铁石最信任且能用自己生命报销的台湾就派人控制了酒店,并且安排特务骗走了张铁石的所有路费,随后就将他抛弃,让他自生自灭,而他就是受不了这样的打击最终选择自缢结束自己的人生。

在张铁石自缢的消息传出,瞬间引来大量的舆论,大多都是在批判台湾的行为太过分,对其进行强烈的谴责,各方都进行了严厉的控诉。并有评论说张铁石没能死在战场上,而是死在了一颗想回家的心,可谓是惨绝人寰!而在张铁石死后三天,台湾默不作声,中央立刻发出声明,要以更高的姿态处理剩余九人的去向 由于已经确悉国民党当局不让10人回台的决策已定,留港的9个人可以自由进行选择,想要回内地去的,我们欢迎,回来后,可以由内地对工作进行安排;愿意去国外看看的,我们会继续给帮助,帮助你们的路费;愿意留在香港的,国家长期照顾他们的生活。至于张铁石的遗体,让国民党人员领取。最后,张铁石的遗体是他的儿子专门来到香港进行火化才带到了家中 ,这位算是其中最让人愤愤不平也是最遗憾的结果了。

陈士章、王秉钺、段克文、周养浩等四人则经香港后去了美国,后来在美国先后病逝;陈士章在滞留香港时得知,他的妻子很早前就把孩子移民到美国,于是陈士章就开始联系他的孩子,让他把他的妻子先接去美国,随后陈士章也前往美国,最终一家人团聚,安度晚年。

在16年后,因病去世,享年90岁。对比下来他这一生还是很幸运,幸福且长寿的。王秉钺,是独自一人前去的美国,在美国生活多年,最终在老时回到了台湾,目前还有当时他回台湾的照片,在照片中我们能感受到他发自内心的快乐和喜悦。段克文,在美国则是不断地对大陆进行污蔑,还在纽约出版了他的著作《战犯自叙》,书中描写到他被中共囚禁的悲惨岁月,什么活着进去,死着出来。对此,真想问他一句,你是如何成功到达美国的?

在这里就不得不称赞一些周养浩了,他是国民党军统“三剑客”之一,绰号是"书生杀手"。首先在香港暂留的时候,有不少记者来采访,他对中国的评价是:“我曾三次参观中国各地工业及建设,我对中共的建设进度甚为称赞。如果这不会对我有不利也不会让我被怀疑,我会选择留在台湾,如果不是这样我会返回大陆。”但最终他也迫不得已去到美国。他在美国的时候,还是很低调的,拒绝接受任何媒体采访,但有一次,跟他一起去美国的段克文,出书污蔑大陆的战犯政策时,周养浩居然主动对媒体说到:“我能和家人团聚,说到底要感谢毛主席、共产党的伟大政策。”最终在1990病逝,享年80岁。而他也没能在最后一刻回到台湾,不过有家人的地方才是家,一个抛弃他们的地方,不值得再被当做家。

蔡省三、王云沛等两人则留居香港,蔡省三在1975年,他作为政府特赦的最后一批战犯,赴台不成后选择留在香港,为多家香港媒体写稿,成为了一位专栏作家。他每天给香港的《新报》和《蔡省三专栏》写时事评述。而他的文章同时也在香港、台北、美国旧金山和澳大利亚等国家和地区发布。《专栏》办了整整14年,发表了数以千计的文章。而蔡省三却打着"不为任何人操纵,只属于真理"的格言,在他的本文中,他的立场是公正的,维护正义,不以个人喜好为由,不因个人罪恶而诋毁。 他的敏锐和深刻的思想以及他在理解事物上的进步是普通作家和评论家所无法比拟的。 是一个敢讲真话的喇叭。 在这段时间,他还和妻子一起出版了《蒋经国与苏联》、《蒋经国系史话》等书。而王云沛1979年10月在香港病逝。

张海商、杨南、赵一雪等三人则选择重新回到了内地。 张海商曾接受采访,在采访中他表明,他们都是七十多岁老人,身体弱还有病,实在是等不下去的。如果香港和大陆没有阻隔,如果台湾有可以回去的消息,他们便马上回去。他还提到了他在台湾的妻子和孩子们。在港四个多月来不断与台的亲人音讯往还,仅收到大女儿的信便有三十四封,而且经常与妻及女儿通长途电话。他说:“昨晚女儿打长途电话来,知道老伴病倒,不能打长途电话,吩咐老伴不用再打电话,但老伴今早又打电话来,老伴在电话中说‘返大陆后要保重身体,希望日后能来台见面’。这是我们共同的愿望。他还说,他们回到大陆后要公费治病,因为他有肠胃炎,而妻子杨南村有关节炎还有过肺病。他觉得自己不习惯香港的生活,如果再拖下去会把身体拖垮。因此认为返回大陆会增强身体健康,可多活几年。

赵一雪也接受了采访,采访中提到他有位八十几岁的养父在台湾。他的养父曾千方百计希望他回台见面,经多次奔走,还跌伤了手,到现在都没有恢复。赵一雪认为台湾与香港仅仅一水之隔,但不获见面,感到非常痛苦难受。杨南邮回到大陆后担任过四川省政协委员,也渐渐没了他的消息。

至此,10人申请去台湾遭到拒绝的事件,由沸沸扬扬的热烈讨论,转而成为风平浪静,无人提及。但从这次事件中,我们能感受到毛泽东的气度真的很大,为人正直善良不仅仅是放走了所有的战犯,还贴心的为他们每个人安排好他们可能会面临的问题与困难所。真正的将“共产党”这三个字背后的含义所呈现出来,将共产党的承诺落到实处。并且,在1974年,毛泽东的身体状况不太乐观,但他依旧能考略到每个中国人民,为每个人服务做出贡献是一位实打实的伟大领袖。

而反观台湾,则是一片混乱与不堪,内部充满了不信任及时有对的但却少之又少难以发声,外部则是傻乎乎的一团糟,什么都不清楚也不明白看不到事实的真想究竟是怎样。就像是今天的台湾,说大话都不打草稿,他们的领导人为他们的小岛编制了一个巨大的梦,但这梦早已漏洞百出,却依旧无人敢承认。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