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锅(民间故事之补锅师父)

补锅(民间故事之补锅师父)

补锅师父

往日,有二个补锅佬,一个是师父,一个是门徒。有一天,师傅和徒弟俩到一个村子去补锅,叫了半天都未发市①,师傅和徒弟俩肚子老早就叫饿了,却未有钱买米落锅,又等了泰半天,才接了个烂锅来补。师父拿着锤仔锤碎铁,煮铁水。门徒坐在当面拉风箱。其时,恰是夏初,气象渐渐炽热,师傅和徒弟俩从来已饿得忧伤,树上的蝉虫,又在头上“肚凹”

“肚凹”地叫个不停。门徒想指示师父,开了饭后再动工补钢,便借题说起笑来。门徒问:“树上什么叫呀?”师父说:“蝉虫叫嘛!”门徒又问

“蝉虫干什么会叫呢?”道理是说蝉虫叫“肚凹我也‘肚四了。然而师父不领略,却刻意地答道:

“有厣嘛②!”门徒问:“钉螺有厣,干什么不会叫?”师父答;“臭泥气嘛!.”门徒问;“蛤臭泥气又会叫?”师父答:“口大嘛!”门徒又问:“粪篓口这么大,又不会叫?”师父答:“木器嘛!”门徒问:“横箫是木器,干什么又会叫?”

师父答;“有眼嘛!”门徒问:“筛箕有眼干什么又不会叫?”师父答:“有箍嘛!”门徒又间:

“铜锣有箍干什么又会叫?”师父答:“臭铜气嘛!”门徒问:“铜扣臭铜气又唔会叫?”师父答;“有须嘛!”门徒又问;“老鼠有须干什么又会叫?”师父答:“尖咀嘛!”门徒问:“犁头咀尖干什么又不会叫?”师父答:“铸铁嘛?”门徒又问:“吊钟也是铸铁造的,干什么又会叫?”师父答:“倒吊嘛!”

门徒见问来问去,总不许开辟师父开饭,问又问绝了,师父答也答绝了,只好罢了。师傅和徒弟俩趁热打铁,补好了锅,才买米煮饭吃。

复述者:陈伟萧。整狸者;陈子清。)

①未发市:粤语未有买卖。

②厣;(音掩)粤语螺介壳之篮。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