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杀本拉登(猎杀本拉登第一章)

追杀本拉登(猎杀本拉登第一章)

前言

亲爱的各位读者,我是王牌自行车驾驶员,曾经在不久以前,我发现自己好像已经很久没有出长篇了,有时写的短文质量连自己看了都要笑骂,日子便一遍遍地在茅老师的催稿中度过了。后来我觉得事情不该是这样的,各位关注我们是为了获取一些知识,我则需要拿出120%的热忱来回馈大家,我希望可以写出令自己自豪的东西来。

以及,我对伊斯兰教没有任何偏见,希望国内的穆斯林朋友们不要因为这篇文章对我有所误解,我也经常吃兰州拉面的,以及孜然牛肉手抓饭。

2011年5月2日 时代广场

美国东部时间晚上11点36分,时代广场上灯火闪烁,巨型屏幕上的广告突然切到了美国新闻电视台的直播频道,美国时任总统奥巴马出现在镜头里,所有人都抬头看了过去。奥巴马站在白宫的演讲台后,略一停顿,看向镜头:“晚上好。今天晚上,我终于能向美国人民和全世界宣布,美国指挥的一项行动已经将基地组织的头目奥萨马·本·拉登击毙”

奥萨马·本·拉登,世界头号通缉犯,在二十世纪的前十年中,这个名字的知名度可能仅次于可口可乐,因他而起的阿富汗战争则是美国历史上持续时间最久,军费开销最大的一场战争,这也是美国由盛转衰的一个重要节点。为美国乃至整个世界的政治走向埋下了影响深远的伏笔。

这天晚上,美国海军海豹突击队乘坐两架经过消音处理的直升机,在未经照会的情况下,入侵巴基斯坦腹地的阿伯塔巴德,击毙了本·拉登,行动代号——海神之矛(Neptune Spear)。尽管整个行动只进行了38分钟,但美国人却花费了十年时间和大量的人力物力走到这一步。

从行动的层面来看,这是算不上一个复杂的任务,地面部队只有24人。然而,从整体上看,海神之矛也是最复杂的任务,美国人动用了全部的国家资源。

经过多年的情报收集、分析和规划,美国的官僚当局对于这个行动的执行仍然犹豫再三,如果不是情报部门中少数人的坚持,海神之矛行动就永远不会被构思出来,如果没有特战司令部参谋团的精心计划和详尽的准备,这项行动也永远不会被执行。此外,少数精英飞行员、战术专家和一线战斗人员的技能也至关重要,有效阻止了这次行动迅速恶化为灾难性的失败。

尽管算得上是有史以来影响最深远的军事行动之一,但海神之矛行动显然并非完美无缺。这次突袭行动是由海军特种作战发展大队(DEVGRU)执行的,当然,大家一般称其为海豹突击队第六分队。事实上,海豹第六分队是其前身的名字,该部于20世纪80年代解散。DEVGRU与美国陆军三角洲部队一起组成了美国联合特种作战司令部的主要反恐力量,针对某些如海神之矛此类的特别作战任务,一般都由美国中央情报局进行宏观操控。

尽管有关DEVGRU的所有活动和细节都是高度机密(美国人传统艺能——不承认也不否认),但各路新闻媒体已经公布了足够多的信息,这使我们可以对海豹六队的人员、装备和技战术作出清晰的侧写——DEVGRU下辖6个中队:金、蓝、银、红中队是突击队,黑色中队是侦察和监视队,而灰色中队是专门从事海上行动的专业船只载具中队。

这支部队负担的特别行动任务包括营救或抓捕高价值目标/人质、秘密渗透进入高危地区和执行反恐行动。

2011年,这支部队受命消灭奥萨马·本·拉登(Osama bin Laden)。在长达十年的追捕之后,拉登终于在巴基斯坦被击毙。而就在十年前,也就是2001年9月,本•拉登一跃成为世界上最知名的恐怖组织领导人。

当时基地组织的武装分子们利用劫持的客机在美国发动了一系列自杀式袭击,对纽约的世贸中心造成了极大的破坏,对美国的政治威信及经济方面的影响更是无法计量,道琼斯指数历史最大单日点数跌幅发生在2001年9月17日。这是911袭击事件后的首日开市,当时“道指”下跌684.81点,同比下跌7.1%。在当周的周末收市,道指总共下跌1369.70点,同比下跌14.3%。

(虽然这图实际上是个meme,好在强调了个“单日”,小布什在太阳加农炮的弹膛里幸免于难)

本拉登作为伊斯兰激进分子的生涯则不是起步于911,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那要从几十年前说起。

中东战争塑造了本拉登的信仰,阿拉伯世界的这一系列冲突(以及美国佬)促进了基地组织和全球恐怖活动的形成,并最终导致本拉登被海豹特种部队的一名队员击毙。

(2011年5月2日,在世贸中心遗址“归零地”附近的维西街和自由街的街角,人们听到奥萨马·本·拉登死亡的消息后欢呼起来。)

奥萨马·本·穆罕默德·本·阿瓦德本·拉登于1957年3月出生在沙特阿拉伯利雅得,比那位“全知全能”的特朗普还要晚出生11年。他在谢赫•穆罕默德•本•拉登的52个孩子中排行第17。谢赫•穆罕默德•本•拉登是白手起家的亿万富翁,也是沙特阿拉伯最富有的建筑巨头。

1967年9月,谢赫•穆罕默德•本•拉登在沙特阿拉伯的一次飞机失事中丧生(20年后,他的长子兼主要继承人也遭遇了同样的命运)。本拉登家族的所有继承人都是亿万富翁。

在本拉登发展成为世界上头一号恐怖组织领导人的过程中,有三个方面值得注意——这些都对他产生了深刻而明确的影响。

首先,他从小就被培养成瓦哈比(Wahhabi)穆斯林(严格的逊尼派),崇拜1500多年前的原教旨主义阿拉伯-伊斯兰宗教和文化。他长大后成为一名宗教激进分子,并试图在他所做的人生选择中表达他的信仰。他娶了自称是先知穆罕默德家族后裔的妇女为妻,还在麦地那和麦加的重建工作中发挥了个人作用(麦地那和麦加是伊斯兰教最神圣的两个地方)。

从很小的时候起,本拉登就不仅仅满足于作为一个信奉者。作为一名瓦哈比教派成员,本拉登对伊斯兰教的创始人和穆斯林征服的戒律念念不倦,这些戒律呼吁发动圣战来战胜伊斯兰教的敌人。作为一名富裕而有影响力的特权阶级成员和(后来)自我任命的神圣领袖,他后来重新定义和篡改了伊斯兰教的历史定义,以满足他视为自己使命的需要。

此外,他的领袖魅力会蛊惑成千上万的人加入这个激进和狂热的事业。

其次,拉登明显怀有异常强烈的复仇动机。这源于他在成长的关键时期所遭遇的经历。在上大学时,他的家族财富让他可以经常逃离沙特阿拉伯严格的伊斯兰文化和习俗,与同学和家人在黎巴嫩的大都市贝鲁特的奢华家族房产里度假。在此期间,他对这个地方和这里的人们产生了深厚的感情。

随着年龄的增长,拉登开始参与到城市中的一些宗教(有些是反动的)派系中来,他还在宗教和文化事业上不计回报地投资。

1975年,随着黎巴嫩宗派内战的爆发,拉登18岁时的隐居生活告一段落。他感到一种巨大的失落感,因为在青少年时期喜欢的地方和人几乎瞬间被这个世界抹除,而他又无能为力。他指责以色列和美国在黎巴嫩煽动反穆斯林派系,当美国和以色列随后对黎巴嫩进行军事干预时,事实也证实了这些观点。

此外,1982年9月中旬,当萨布拉和沙蒂拉屠杀数千名穆斯林难民时,本拉登再次指责美国和以色列,这些经历都对他产生了巨大的影响。20多年后,在911恐怖袭击后他发表的视频讲话中,他仍然对发生在黎巴嫩的这些暴行表达了强烈的愤怒。

本拉登在半岛电视台几乎所有的广播讲话中都一直引用这句话:“直接影响我灵魂的事件发生在1982年,当时美国允许以色列入侵黎巴嫩,美国第六舰队助纣为虐。轰炸开始了,许多人死亡或受伤,其他人流离失所。”

1975-1990年黎巴嫩内战的残酷程度深深影响了奥萨马·本·拉登。图为1975年,十几岁的女孩们在贝鲁特市中心守卫着一个路障。

第三个深刻影响本拉登思想的方面是1979年苏联入侵阿富汗。这次战争使他深感不安;穆斯林同胞所遭受的不公正待遇驱使他投身于支持阿富汗圣战者事业。

在沙特以及各种其他来源的支持下,他帮助招募了数千名穆斯林战士加入抵抗运动,并筹集了数亿美元。本·拉登最终亲自前往阿富汗参与“圣战”。就这样,在基地武装组织的成立初期,他就被认定为圣战运动的重要公众人物,获得了其他武装分子的认可。

在阿富汗战争之后,他继续反对西方国家对穆斯林国家的军事干预。值得一提的是,他还因此接受过CIA的训练,缘分真是妙不可言。

本拉登反复提及这三个基本的影响,并由此定义了他的个人和政治身份。在20世纪的最后几十年里,还有许多类似的地缘政治影响,给了他明确的动机和目的,一个让全世界感到恐惧的人被美苏两国孕育出来。

虽然本拉登对激进主义兴趣浓厚,但在他接受的正规和良好的教育在促使他相比其他的泥腿子在表达方面占据很大的优势。幼时的他和许多富裕的穆斯林孩子一起,在沙特阿拉伯世俗的al-Thager模范学校上学,随后在吉达的阿卜杜勒阿齐兹国王大学(King Abdulaziz University)学习经济和工商管理,但未能毕业。

然而,对他影响最大的却是他所受的非正规教育,在接受非正规教育期间的三个重要的课程同样直接给予了他作为圣战分子的方法和目标。

穆斯林兄弟会

当本拉登还是一名又年轻又富有的大学生时,他就接受了埃及伊斯兰激进分子赛义德·库特布(Sayyid Qutb, 1906-66)的教义。库特布在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早期是埃及穆斯林兄弟会的主要成员,直到1966年因策划暗杀纳赛尔总统而被处决。本拉登是穆斯林兄弟会的忠实成员,信奉先知穆罕默德最早的教义。

本拉登相信,首先,针对所有异教徒的圣战是神圣的义务,其次,为了捍卫传播伊斯兰教的使命,有必要进行世界范围的暴力活动,以摧毁腐败的社会,改变世界。年轻的本拉登从兄弟会的长辈那里得到了广泛的指导和关注。由于对贝鲁特有着深厚的个人感情,本拉登从1975年起一直密切关注着黎巴嫩发生的悲剧事件。他所看到的一切使他确信,美国、以色列和西方世界决心实施一系列计划,以彻底消灭伊斯兰教和近1500年的阿拉伯文化。

1982年6月,以色列国防军(IDF)入侵黎巴嫩南部,目的是驱逐巴勒斯坦解放组织(巴解组织)部队,结束叙利亚对黎巴嫩的控制,建立亲以色列政府。

(苏联对阿富汗的入侵堪称现在这个为人所熟知的“本拉登”的孵化器。本拉登对此感到深深的愤怒,这促使他走上了采取军事行动来反抗的道路。)

(1983年4月18日,美国驻贝鲁特大使馆遭遇了自杀式爆炸袭击,造成63人死亡。之后,美国和法国在贝鲁特的军营遭到破坏性巨大的卡车炸弹袭击,多国部队开始从黎巴嫩撤军。本拉登将此看做一个巨大进展,并从此坚信可以通过恐怖主义对全球局势产生影响)

当年9月,美国总统罗纳德•里根(Ronald Reagan)将美国海军陆战队部署到当地,编入多国部队,以恢复黎巴嫩政府。次年4月,一名自杀式袭击者在该市美国大使馆外引爆了一辆装满炸药的货车,造成63人死亡。10月23日,真主党成员伊马德•穆格尼亚驾驶的自爆卡车摧毁了美国海军陆战队和法国在贝鲁特的军营,造成数百人死亡。袭击发生后不久,美国和多国部队被迫撤出贝鲁特。

这些事件也迫使以色列部队有所忌惮。本拉登将此视为圣战组织对军事强国的巨大胜利,并对这件事推崇备至,以至于他在20世纪90年代也有样学样,派遣自己的炸弹制造人员到黎巴嫩的穆尼亚接受训练。本•拉登总结道,”只有这样才能打败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

他在2004年半岛电视台的一次演讲中断言:我们所提到的一切让我们很容易激怒和引诱这届美国政府。

私人公司

在接下来的几年中,他于1979年第一次接触阿富汗反抗苏联的抵抗运动,本拉登花了人生中的二十几年苦苦思索,终于琢磨明白了一件事——钱是一个好东西,与其像个街溜子似的去跟各方讨要活动资金,不如直接自己出钱来搞事,反正自己有的是钱(这里绝对没有内涵懂王)。他可以通过家族的全球业务从中东地区的穆斯林那里联系征求和筹集大量的资金。

20世纪80年代中期,本•拉登与巴勒斯坦人阿卜杜拉•优素福•阿扎姆(本•拉登的导师)和阿卜杜拉•阿纳斯(阿扎姆的女婿)创建了一个名为Maktab al-Khidamat (MAK)的组织,英文名为“服务办公室”(也称为“al-Kifah”)。这在对抗苏联控制的私人资金网络中发挥了关键作用。

通过这个组织,本·拉登支持了几个阿富汗抵抗组织,在世界各地招募志愿者,资助了数千名穆斯林战士,并为他们设立了多个训练营。在几年的时间里,他在广泛的全球多层次金融资源网络和数千名圣战支持者的基础上控制了一家价值数百万美元的公司。

1986年,本拉登利用他的资源建立了一个名为al-Masadah或“狮穴”的训练营系统,旨在为阿富汗抵抗运动提供来自波斯湾国家的战士和资源。然而,这对本拉登来说还不够。几年后,他最终亲自参加了在阿富汗的战斗,目的是确认他作为“圣战战士”的地位。

1989年,当最后一支苏联军队从阿富汗撤军,这场血腥而持久的消耗战结束了,本•拉登再次庆祝“异教徒超级大国的失败”——就像他在贝鲁特所做的那样。

然而,随着1991年苏联的崩溃和解体,苏阿战争的结果在一段时间后对他来说变得更加意味深长。本•拉登认为,一场旷日持久的消耗战,也可以导致超级大国的巨大财政负担、观念转变、政治分裂,最终走向自我毁灭。

2004年,他在半岛电视台(Al Jazeera)的一次演讲中展示了这些思想的影响力:“我们有使用游击战和消耗战来对付残暴的超级大国的经验,我们和圣战者们一起对抗了苏联10年,直到苏联人分裂并被迫战败撤退。一切赞美都应归于真主。因此,我们应当继续推行这一政策,让美国陷入破产的境地。”

(阿富汗一名圣战分子演示如何发射苏联制造的SA-7手持地对空导弹。)

(1984年,阿富汗人在白沙瓦市展示被击落的苏联喷气式飞机的座舱盖。)

奥萨马•本•拉登的“圣战教育”的每一个方面都促使他制定了一项全球革命计划,“摧毁腐败社会,让世界皈依伊斯兰教”,奠定了暴力恐怖袭击的全球战略,以煽动超级大国走向自我毁灭。

在他的穆斯林兄弟会(Muslim Brotherhood)导师的帮助下,本•拉登开始倡导阿富汗战争之外的全球圣战。为了实现这一愿景,他需要一个基础组织来指导和激励追随者——那就是基地组织。

1988年中期到1989年的某个时候,苏联军队开始从阿富汗撤军,本·拉登和他的老师、导师巴勒斯坦人阿卜杜拉·优素福·阿扎姆共同创立了基地组织(Al-Qaeda即“基地”)。早期组织中其他有影响力的人物包括:Mohammed Atef和Abu Ubaidah al-Banshiri。

该组织在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白沙瓦(靠近两国边境的城市)之外开展活动,成立的目的是继续在世界其他地区开展圣战斗争,而不仅仅是阿富汗。这个组织的存在是一个严密保密的秘密。成员们必须承诺毫无疑问地服从领导的指示,举止无懈可击。

1989年,最后一支苏联军队从阿富汗撤军,留下了100多万阿富汗人死亡的烂摊子。本拉登庆祝了他所谓的“击败了异教徒的超级大国”的胜利。1989年11月24日,阿卜杜拉·优素福·阿扎姆(Abdullah Yusuf Azzam)在白沙瓦的汽车炸弹袭击中被暗杀,这使本·拉登逐渐升到这个新组织的高层。

此时本•拉登发现自己完全可以重新调配他帮助建立的广泛网络里的资源,将焦点从地区冲突转移到他控制下的全球行动中。他有条不紊地转移了该组织的所有资产、财政支持者、宗教指导、媒体运作资源以及许多追随者,从阿富汗抵抗运动转战以暴力和恐怖主义为基础的全球圣战。这一看就是转移财产的好手,只可惜他在美国没有结婚,不然还可以秀一波操作。

本·拉登返回了沙特阿拉伯。美国军队从1990年8月开始在那里部署,为针对伊拉克的沙漠盾牌和沙漠风暴行动做准备。在麦加和麦地那圣地附近出现的异教徒军队激怒了本拉登,他公开表达了异议。结果,他被驱逐出沙特阿拉伯,和他的追随者(以及高达2.5亿美元的巨额资产)迁往苏丹。他继续在巴基斯坦的办公室和宾馆构思着种种冷血的杀人计划,并在阿富汗和苏丹运营多个训练营,这标志着基地组织已经发展成为一个在全球范围内运作的恐怖主义网络。

在20世纪90年代早期,本拉登主动与真主党和伊朗进行接触,以参与一场针对美国的全球战争。他还资助阿尔及利亚和埃及的圣战分子,(正如前面提到的)还向黎巴嫩派遣了几名基地组织特工,从真主党恐怖分子伊马德·穆格尼亚那里接受炸药训练。

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他在苏丹和也门靠近沙特边境的地方建立并资助了大量的恐怖分子训练设施。哥特蛇行动失败后(1993年美国介入索马里的特别行动,目的是抓捕军阀穆罕默德·法拉·艾迪德),本·拉登再次庆祝他所认为的“对异教徒超级大国的胜利”。在克林顿下令从索马里撤军后,他嘲笑美国人是“纸老虎”。

然而,本•拉登日益突出的地位让他树大招风。1994年2月,他在苏丹国内遭到暗杀,这很可能是敌对恐怖主义分子之间的手笔。几人在袭击中丧生。从此,本·拉登加强了他的私人安保,并提升了所有的安全措施。

1996年5月,在国际压力下,苏丹驱逐了本·拉登。

(1998年8月18日,在坦桑尼亚首都达累斯萨拉姆,美国国务卿马德琳·奥尔布赖特走过被炸毁的美国大使馆。这次袭击,连同同时发生在肯尼亚内罗毕的美国大使馆的自杀式卡车爆炸事件,标志着基地组织对国际社会,特别是美国人和服务人员构成的威胁急剧升级。)

他与家人和追随者回到了阿富汗,受到了塔利班统治者的款待。1997年,阿富汗北方联盟的袭击迫使他放弃了他的Najim Jihad大院,并向南迁移到坎大哈附近的Tarnak农场。他继续与塔利班建立关系,派遣了数百名战士帮助他们的事业。

在此期间,本拉登的反美言论变得越来越熟练。在阿富汗的军事基地,他利用自己在媒体上的人脉和技巧发表言论称,如果华盛顿不从海湾地区撤军,就将对美国及其盟友发动圣战或“圣战”。

1998年2月,他与Ayman al-Zawahiri(埃及伊斯兰圣战组织创始人,本拉登死后的基地组织领导人)共同发布了一份宗教裁决,声明:“穆斯林应该杀死美国人,包括世界上任何地方的平民。”在此期间,基地组织特工造成的流血事件不断增加,支持了本•拉登的言论。

基地组织的长期战略计划

2005年,情报组织曝光了基地组织的20年战略计划。值得注意的是其中五个关键阶段(总结如下)直接反映了本拉登的动机和方法。

1. 煽动美国和西方国家入侵一个穆斯林国家(当然,就算不煽动也会入侵,就是慢了点)。在美国领土上发动大规模袭击或一连串袭击,导致大量平民伤亡。

2. 煽动当地对占领军的抵抗。

3.将冲突扩大到邻国,让美国及其盟友卷入一场旷日持久的消耗战。

4. 将基地组织转变为一种意识形态和一套操作原则,可以在其他国家不需要直接指挥和控制的情况下进行松散的授权。通过这些授权,煽动对美国及其盟国的攻击,直到他们撤出冲突地区。

5. 随着美国经济在2020年左右的崩溃(在这里我要感叹本拉登简直是个大预言家,也感叹川普的神助攻),依赖于美国的全球经济体系也将崩溃,导致全球政治不稳定。这反过来带来了由基地组织领导的全球圣战,随着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的崩溃,一个瓦哈比哈里发将在世界各地建立起来。

恐怖主义的增长:基地组织,1990-2001

1992年12月29日也门酒店爆炸事件——基地组织第一次(已知的)恐怖袭击——没有杀死部署到索马里的人员和联合国在亚丁的军事人员。本·拉登宣称负责。

1993年2月26日,拉姆齐·优素福(9/11策划者哈立德·谢赫·穆罕默德的侄子)引爆了世贸中心地下车库的卡车炸弹,造成6人死亡,数百人受伤。本拉登被称为同谋者。

1993年10月,本拉登在阿富汗受训的“阿拉伯圣战士”和索马里艾迪德派民兵在索马里摩加迪沙伏击并杀害了18名美国军人,史称黑鹰坠落事件。

1995年2月7日,世界贸易中心卡车炸弹袭击者拉姆齐·优素福在巴基斯坦被捕并引渡到美国。有证据表明,本·拉登出钱又出力。

1995年2月至12月,本•拉登资助了与艾曼•扎瓦希里(Ayman al-Zawahiri)合作的一系列袭击,包括在埃及驻巴基斯坦大使馆实施的自杀式炸弹袭击,以及企图杀害埃及总统胡斯尼•穆巴拉克(Hosni Mubarak)的未遂袭击。

1995年11月13日,5名美国人和2名印度人在沙特阿拉伯利雅得由美国运营的沙特国民警卫队训练中心被卡车炸弹炸死。

1996年6月25日,沙特阿拉伯达卡兰附近的霍巴塔住宅楼遭到炸弹袭击,19名美国士兵丧生,500人受伤。本·拉登和基地组织有牵连。

1997年2月本拉登命令基地组织的东非分支军事化,这将导致1998年8月肯尼亚和坦桑尼亚大使馆爆炸案。

1997年11月17日,本拉登资助埃及卢克索的恐怖袭击。

1998年8月7日,基地组织特工炸毁了美国驻肯尼亚内罗毕和坦桑尼亚达累斯萨拉姆的大使馆,造成224人死亡,数千人受伤。

2000年1月3日,基地组织的特工中止了对航空母舰的袭击,因为炸药的重量过大使他们的运载船沉没。沉没的炸药后来被打捞上来,用于攻击美国军舰科尔号。

2000年10月12日,美国“科尔”号在也门亚丁遭遇基地组织自杀式袭击,造成17名船员死亡,39人受伤。

2000年1月至12月,基地组织多次阴谋失败,包括对约旦安曼一家酒店的炸弹袭击计划;攻打约旦的尼波山;对约旦河的攻击;还有洛杉矶国际机场的炸弹袭击。

2001年5月29日,四名基地组织支持者因1998年美国驻非洲大使馆爆炸案被定罪。

2001年5月- 9月,多支基地恐怖分子队伍在美国的不同地点集合和训练,为同时发动9月11日的劫持行动做准备。

2001年9月11日发生了9/11恐怖袭击,造成了毁灭性的后果。

(这是2001年9月11日恐怖袭击后世贸中心遗址的鸟瞰图,周围是维西街、教堂、自由街和9A路。)

(格林尼治和巴克莱的街角,面朝东,靠近被摧毁的世界贸易中心。)

同时,本·拉登也一直在积极寻求核武器。

1992年1月至12月,本·拉登开始努力获取化学和核武器部件。

1998年5月29日,本·拉登发表了一份题为“伊斯兰的核弹”的声明,提出“所有穆斯林都有责任准备尽可能多的力量来恐吓上帝的敌人”的观点。

1998年8月12日,克林顿在百忙之中收到证据,表明本拉登正在寻求发展针对美国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2000年2月,基地组织叛逃者贾马尔·艾哈迈德·法德尔证实,奥萨马·本·拉登试图在黑市上以150万美元的价格购买铀以研制核武器。

2001年10月11日,据报道,美国基地组织特工收到了两个“核手提箱”。

2001年11月,一份来自本拉登国家的通讯,核武器在俄罗斯的价格为1000万到2000万美元;基地组织精神领袖毛拉·穆罕默德·奥马尔声称,对美国的核毁灭正在进行中。

2003年3月2日,哈立德·谢赫·穆罕默德披露本·拉登计划通过在美国制造和引爆肮脏的核武器来制造一场“核风暴”。

2003年1月至12月,奥萨马•本•拉登据称支付了6000多万美元,向巴基斯坦核工程师和专家以及前苏联的核科学家和技术人员购买专业知识。据称,本拉登还以超过7500万美元的价格购买了12公斤的铀——尽管没有武器成为实物。

他的意图是对美国发动一场消耗战,最终导致美国经济和政治崩溃,进而引发全球圣战。这场冲突预计将比长达10年的苏阿战争持续更长的时间——长达20年甚至更久——本拉登经常推断,他不希望活到看到战争的最后阶段。此外,本拉登开始寻求对他的不共戴天的敌人造成最大程度的破坏和毁灭的方法,包括使用核武器。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